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 賞析  >  珍郵  >  中國珍郵  >  新中國

尋覓“大阿福”未發行片

作者:康仁    發布時間:2017-04-28 14:16:00    來源:中國集郵報

 

“大阿福”片是JP32《’92中國友好觀光年》未發行片的俗稱,因主圖為著名的無錫泥塑“大阿福”而得名,此片的“中國郵政明信片”的英文印成“Postcard  China Post”,而后來正式發行的片英文則是“Postcard The People's Republic of China”,除此之外,其他圖文完全相同。此片因流出量稀少而難見尊榮、難覓蹤跡,是新中國最為珍貴的一枚明信片,自然也引起了我的注意,開始了艱苦而持久的尋覓其蹤跡活動。

披露大阿福的第一人非金泉先生莫屬,他早在1999年第7期《中國集郵》上就首次發文并配圖《未經露面的JP32郵資明信片》,使集郵界第一次識得大阿福片廬山真面目。他說他“在郵市閑逛”,發現了該片。“盡管采取了嚴格的銷毀措施,仍有極少數未發行片流出,數量有幾十枚,其市場價值不菲”。此時大阿福才出世7年。

詳細介紹大阿福的當推梅海濤先生,沒有他的介紹,我們不知道有關大阿福的若干消息。他在2001年第5期《中國集郵》雜志發表了《昔日郵壇傳秘聞  今朝“阿福”討說法》一文:1997年下半年北京月壇郵市剛剛從月壇搬到馬甸不久,市場內曾有一郵商張掛JP32未發行片的照片,以3萬元人民幣一枚收購,未果。關鶴舞主任告訴梅先生:“阿福”未發行片的市場流通量比起“普五”、“梅蘭芳”、“一片紅”、“中銀錯片”等珍品要稀少的多,其身價無法估量,對于集郵者組集參展或是郵品收集都是難得的珍罕品。梅先生最近又撰文《余音未消的“阿福片”》,在今年4期《集郵》雜志發表。

《中國集郵報》在20011120日刊登集郵家王泰來先生的《“另類”郵資片一觀》一文,文中提到“新中國的未發行片……還有1枚’92中國友好觀光年未發行片,流市極少,目前未聞成交價”。大阿福未發行片的存在由此在中國集郵界更加得到確認。

研究大阿福子模特征的第一人當推張繼軍先生,他以前就集過JP系列,對這個系列情有獨鐘,開始他只知道中銀錯片,并不知道有什么JP32未發行片,一個偶然的機會在網上搜索JP錯片才知道。他的研究成果《JP32 92中國友好觀光年“大阿福”片子模特征研究及與未發行片的對比》首次發表在《郵政用品研究》2008年刊上,該文成文于2008年年初。張先生做了比較認真的研究:正片與未發行片均具有四處相同的子模特征:阿福左上有一個藍色的圓點、“中國友好觀光年”中的“年”字中的一橫右上方有一方形豁口、第一排單詞“the”的“h”字母右邊有一豁口、第二排單詞“Peoples”的第一個“e”字母左上有似被削去一部分的痕跡。未發行片則獨有五處子模特征:在紅色郵政編碼的第一個方框上方靠右有一小黑點、紅色郵政編碼框下方的VISIT CHINA92中,“2”的中間有一個似刀劃的豎道、在“中國郵政明信片”中“國”的右下方有一“V”字型紅色圖形,“明”的第一筆中央有明顯斷筆、阿福的頭部上方中央有一粉色彎道、“Postcard”粗于發行正片。這獨有的5處特征是準確的,也是《余音未消的“阿福片”》一文中未提及的。未發行片與正片寬度一樣,都是100mm,長度則要短2mm,為147mm。這是大阿福片研究的扛鼎之作,至今無人超越!在文章最后說:另外,補充一下,據中國郵票博物館館藏的資料記載,此片存世量為26片。他說寫這篇文章主要是為了拋磚引玉,存世量26片也是來源于他人說的,也有傳言是2832片的。

孫建軍先生(JP收藏愛好者)專于郵政用品研究,他于2003年開始關注大阿福片信息并收集相關資料,于2005年寫成《神秘阿福今何在》一文,后被2005年第8期《上海集郵》轉載。

深圳的“Tanust20081227日則在他的網易博客中《JP郵資片系列發行量和行情》中注明為不足20枚,價格2.5萬元,珍品級。

擁有大阿福的還有聶曼霖,他研究方向是郵政用品類,郵集《JP錯變體研究》在2006年太原全國郵展中榮獲二等獎,《新中國JP1-65研究》在呼和浩特201215屆全國郵展中榮獲大銀獎。郵集中就有“大阿福”片、“中銀錯片”首日實寄等。

爭上郵的博客2010219日在貼出了一枚大阿福片圖外,居然還貼出了一枚JP32中國友好觀光年(阿福)片印樣!印樣中除了未印中英文片銘外,其他全部一樣,他說估計該片在試印的時候,就已經考慮到銘記變化可能的影響于是空置,這是網上僅見的一枚JP32印樣。

李君在2010年第12期《集郵》雜志有一篇文章《神秘的“大阿福”》,文中說是多年前從一同好處交換得來的,“據我所知應該有幾十枚”,而他的好友是從“河北采育”某造紙廠的工人手中購得,該廠負責此片的銷毀工作,但采育鎮歸北京管,現屬于大興區,距河北廊坊僅15公里。到底是在采育的造紙廠還是河北的造紙廠銷毀有待有關資料的確定。

研究此片的還有蘇焰、東方郵韻、清風無語、劉延河、麒麟子、吳蔚等。

因為存世極少,因而成交更少,已知的成交僅有以下幾例——

第一次公開成交:200585日,中郵網發表了《〈’92中國友好觀光年〉未發行片首次公開成交》一文。以9800元成交,該網說,存世量僅有5枚左右,絕對保真,來源可靠。從而第一次形成了一個公開的交易記錄。此片據說賣給了福建人,又據說福建人后來又賣給了山東人。

第二次公開成交:2005118日,北京誠軒拍賣有限公司2005秋季郵品拍賣會,1992JP321-1)“92中國友好觀光年”郵資片未發行片一件(俗稱“大阿福”),此片流出甚少,罕見,附正式發行片一枚,上品。成交價1.21萬元。

第三次已知成交:風中搖曳2009(天津市河東區)201185日在百度集郵吧發出了一枚大阿福圖片,說“今天在拍賣網上看到了這個錯片,才知道JP中不僅有中銀,這個片更珍貴。大家有了解的嗎?現在網上叫價2.5萬,要真如網上所傳說的那樣,這個價格也還是不貴啊。”2014623日“漭河人”(河南省濟源市)回帖說,“這個確實有錯片,多年前朋友就1枚賣了2萬元,還請客了!”此片原歸“大橋下”所有,后來據說讓給了洛陽的郵友,出讓時當地幾個人一起見證了,買家帶著現金,見證的幾個人很幸運地親自在放大鏡下觀看了大阿福的變異情況。

另外還有一些未成交及不能肯定是否成交的價格信息——

20031121日,中國郵政下屬唯一官方郵品拍賣企業——中郵大地拍賣有限公司(現已結束營業)舉辦中國200316屆亞洲國際郵票展郵品、錢幣拍賣會,1638號拍品為JP32《’92中國友好觀光年》紀念郵資明信片正、錯版各一枚。拍品介紹稱:“未發行的《’92中國友好觀光年》郵資片,因全部銷毀,所以流到民間的極其罕少,因此對其集片者組集參展、研究、收藏都是難得的珍罕品。此未發行片曾在集郵報刊上報道過。在國內外拍賣會上是首次征集到的拍品,上品。”拍品底價2~2.5萬元人民幣,最終流標。

2006年在一塵網及炒郵網都曾有報價,價格均為2萬元左右。

200732日一塵投資論壇上天津市朱群柱先生讓一枚稱自己收藏了15年的JP32未發行片,標價26688元。引起了北京李國慶的注意并回帖:“價格是否太高了呀!我在20054月才賣了一枚,9800元!”未見成交。

20076月,淘寶網網名為“SS250雜貨鋪”(北京)的出售該片,注明該錯片只流出49枚,售價5萬元,未見成交。此店鋪現在已搜索不到。

河南省新鄉市“杜好慧”200988日在網上發帖說存世量就30枚,他有幸得到一枚,絕品,由于做生意需要資金,需要出售:4.5萬元。真心想買的話可以來新鄉交易,可以互相交流該片的防偽特征和有關知識。安徽安慶“奧運商人”跟帖說“一說27枚、一說49枚”。20091114日、24日又兩次發帖出讓,前一次還將讓價提高到了5萬,不知為何聯系幾次,沒有回音。

郵幣卡互動網杜好慧2012113日發帖單價僅6000元收購JP32錯阿福附3枚圖片。

《大湖論壇》2013325日“文心讀玉”發了帖子《一枚錯片15萬》,不知是否成交。

7788商城里真郵美郵社(山東-莒南葛宜)也登出來了此片,注明“存世量100枚,是大收藏家首選珍品。保真”。塵緣投資網2014322日 “金猴王世家”發帖(孫立梅,實也是葛宜)“大阿福錯片一枚,9.6萬元,三包”。哈爾濱曹輝跟帖說:“這才是真正的片王!”

2014715日,塵緣投資網有人發帖《代友求購JP32大阿福錯片》,“群藝坊”跟帖“這個你收不了!”“30萬了”!

2014718日,上海泓盛拍賣有限公司2014春季郵品拍賣會5340號拍品,被撤銷發行的JP32十分罕見,估價:8萬元,流拍。

對《貴州錯片》研究上斬獲頗豐的何國輝在他20161026日博客里的文章《這些錯體明信片?您有哪些?》,注明市場價約5萬元。

2016921日,塵緣投資網“巍巍太行”發帖“售大阿福錯片,28萬,洛陽交割”,今年13日再次發帖繼續出讓,注明“電聯”。

大阿福片價格從幾萬到15萬再到30萬,說明此片量太少,并沒有形成一個確切的市場價;也說明該片的珍罕性,價格可以隨意張口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此片沒有實寄片存在,存世的都是全新絕品。關于存世量,綜合各方面的資料,應該在30枚左右。幾十枚而已,也就是說量和“藍軍郵”、“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勝利萬歲”、“第五屆世界學生代表大會”等珍郵相似。因為太少,也無贗品。流出地應該就是某造紙廠。《新中國郵資封片簡目錄》(2015版)已首次收錄了大阿福片。相信隨著大家對此片認識的增加,神秘的面紗終將揭去。(此文在寫作過程中得到了張繼軍、郭平、李放軍、王好民、張貴斌等人的大力支持,表示感謝!)

上一篇:“廉頗”郵票再上拍場 以97.75萬元成
下一篇:再現舞臺藝術的珍品
极光vnp官网